首頁
Facebook
電子信箱
阿嬤家
女力商店
立即捐款
婦援觀點 / 婦援觀點 ─ 「從慰安婦課綱談歷史論述中的性別觀」公民論壇
婦援觀點 ─ 「從慰安婦課綱談歷史論述中的性別觀」公民論壇

有鑑於課綱微調爭議所引發的「慰安婦」議題論述討論,作為台灣24年來唯一致力於前台籍「慰安婦」人權運動之民間團體,婦女救援基金會特別在8月16日於二二八國家紀念館,與財團法人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共同合辦《蘆葦之歌》紀錄片放映會,並且於映後舉行一場「從慰安婦課綱談歷史論述中的性別觀」公民論壇,期許帶領社會從性別及人權面向來討論此議題。論壇由婦援會執行長康淑華主持,從事前台籍「慰安婦」歷史研究的中央研究院人社中心研究員朱德蘭以及婦援會董事長黃淑玲教授,分別從歷史研究與女性人權觀點對「慰安婦」議題先行引言,接著與現場數十位關心課綱問題的歷史老師、公民老師、青年學子以及公民團體展開對話。

 

朱德蘭老師先以「被差別對待的台灣『慰安婦』」為主題,說明她從1999年開始,10年內所蒐集史料以及前台籍「慰安婦」口述歷史,論述分析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日本政府如何與軍方、台灣掮客相互勾結,將大批台灣年輕女子送往海外當「慰安婦」的過程。朱德蘭指出,當時為了避免日軍在各占領區性侵當地婦女,造成秩序混亂,因此,廣設專門服務軍人的「慰安所」。日軍開始先從日本國內找來日本公娼,但隨著戰事擴大,「慰安婦」需求量大增,轉而向日本殖民地徵召。根據朱德蘭的調查研究,1940年代台灣合法登記的公娼僅有24個人,並沒有足夠女性可以徵調為「慰安婦」,日軍擔心若從私娼找充當「慰安婦」的女性,將有性病傳染風險。因此,當時色情業者透過拐騙、詐欺等手段,令一些家境貧窮的年輕女孩,誤以為是到海外食堂工作,或是去戰地擔任看護婦。

 

朱德蘭老師出示當時的正式公文,清楚記載台灣總督府核准搭載「慰安婦」的船艦從高雄港離開,將台灣年輕女性送往海南島、中國廣東等地的「慰安所」,這些證據皆顯示,日本政府確實介入其中,與「慰安婦」制度脫離不了關係。相較於日本的「慰安婦」,台灣「慰安婦」完全沒有任何保障,軍隊撤退時可能就直接丟棄在當地,處境非常可憐。

 

長期投入台灣婦女人權運動的婦援會董事長黃淑玲教授,則是從「國族」、「階級」、「性別」三個交織的結構性壓迫,來分析「慰安婦」議題。黃淑玲指出,「慰安婦」議題在韓國,因為強大的國族主義令韓國「慰安婦」得到來自不同政黨、民眾與全國一致的支持,形成共同的力量要求日本政府道歉賠償。但是在台灣,卻因為有國族認同、統獨之爭的問題,令台灣的「慰安婦」無法像韓國一樣獲得所有民眾的支持,無論是哪一方的立場,都是對「慰安婦」受害人的二度傷害。

 

因此,黃淑玲董事長表示,唯有從「人權」、「性別」和「階級」的角度出發,才能讓大家更清楚了解「慰安婦」制度的問題所在。黃淑玲董事長以近來國際間受到極大關注的伊斯蘭國ISIS強行擄走異族女性的罪行為例,所有人都認同,這是種戰爭時期對女性的性暴力,這些受害婦女,也就是軍事性奴隸,但大家為何無法理解70年前數以萬計的「慰安婦」女性,同樣也是軍事性奴隸?而且台灣的「慰安婦」受害者,大多數來自貧困的中下階層,這同時也是「階級」差異所造成的壓迫。但是「慰安婦」阿嬤不只是受壓迫的象徵,她們同時也是人權鬥士,因為她們打破沉默,勇敢說出這段歷史,20多年來不屈不撓的追求公理正義,才讓世人看見二戰期間日本政府的罪行。所以,課綱應該強調「慰安婦」阿嬤們對近代女權運動的貢獻,她們如何影響國際社會對戰爭性犯罪的認識,進而避免類似事件一再發生,這更是我們的歷史課綱、公民課綱必須闡述的重點。

    

 

這場公民論壇有大學教授、歷史老師、學生、人權運動者及公民團體出席參加,紛紛提出各種問題或發表意見。有一位大學教授表示,「這場對話極具啟發性。國際上已界定『慰安婦』是軍事性奴隸,韓國政府認為日本政府刻意在拖延時間,等待『慰安婦』倖存者的凋零。其實『慰安婦』不只是軍國主義的產物,更是父權體制下的問題,即便是21世紀,日前仍然有像博科聖地這樣直接衝入學校強虜女童的暴行」。年輕觀眾亦從女權觀點提問,「我們應該終止的是戰爭性暴力,還是終止戰爭?戰爭是男性鬥爭的手段,女性身體卻成為統獨鬥爭的場域,女性成為被鬥爭的對象」。另外,有從事社會運動的與會民眾關切隨著慰安婦阿嬤的凋零,人權工作者如何化解必須與時間賽跑的焦慮。婦援會執行長康淑華回應,面對阿嬤的逝去,我們的確也有許多悲傷與失落,但另一方面有覺得自己何其有幸,可以陪伴阿嬤們走過生命的最後一段旅程。另一位關心課綱的歷史老師表示,根據101舊課綱所編撰的教科書當中,並沒有提到「慰安婦」是自願的,也從來沒有任何一位歷史學者會說「慰安婦」是自願的,因此,「慰安婦」自願與否,她覺得是一個「假議題」,而有權決定課綱方向,一直強調要在課綱中加入「被迫」字眼的人,都是以男性中心為主體。不過,這位歷史老師也認為,儘管是個假議題,但或許透過這次的課綱爭議,讓大家開始關注「慰安婦」,換個角度想,未嘗不是一件好事。現場還有一位年輕的同學在發言時說,有號稱支持「慰安婦」阿嬤的團體,卻找來所謂的「網路正妹」出來開記者會,難道不是另一種形式的物化女性?引發現場陣陣的笑聲。

 

本次參與公民論壇的每位民眾對於現前「慰安婦」議題與課綱問題皆非常關心,這場多元對話的開始,將有助於更多社會大眾,特別是年輕學子思辨台灣歷史人權議題。「慰安婦」議題一直是台灣社會的重要人權議題,唯有跳脫出被害人的動機論,從人權的角度出發,才能正視「慰安婦」歷史中台灣女性人權遭受迫害的史實。唯有從這樣的角度,才能理解「慰安婦」對日本政府訴訟、要求賠償與道歉、平復名譽,二十年持續進行的運動,對於近代女性人權進展與國際對戰爭性暴力的制裁發揮重要影響,也才能體會「慰安婦」對國際女性人權的貢獻。本會期待未來課綱能將「慰安婦」,改為「慰安婦與戰爭性奴隸制度」,方能反映「慰安婦」制度及戰爭帶給女性的傷害,對於戰爭中性剝削與性暴力之迫害能有更全面性的闡述,以符合自由民主社會令年輕學子更具人權與性別觀念的教育目標。

歡迎訂閱
婦援會電子報

婦援會logo
阿嬤家logo
婦女救援基金會
103台北市大同區承德路三段32號5樓
電話:02-2555-8595
傳真:02-2555-5995
目睹兒諮詢專線:02-2834-7045
電子信箱:master@twrf.org.tw
婦女救援基金會附設阿嬤家-和平與女性人權館
103台北市大同區承德路三段32號5樓
https://www.amamuseum.org.tw
電話:(02)2553-7133
婦援會logo
婦女救援基金會
103台北市大同區承德路三段32號5樓
電話:02-2555-8595
傳真:02-2555-5995
目睹兒諮詢專線:02-2834-7045
電子信箱: master@twrf.org.tw
阿嬤家logo
婦女救援基金會附設阿嬤家-和平與女性人權館
https://www.amamuseum.org.tw
103台北市大同區承德路三段32號5樓
電話:(02)2553-7133
Copyright © 2019.All Rights Reserved.   Hyware網頁設計